•工业云已成为智能时代的重要基础设施,工业云不应该只是一个买卖工业商品的平台,而应该是一种新型的网络化制造服务生态模式,并与整个生态系统相结合。工业云平台服务的关键在于横向互联网技术与纵向垂直工业领域的有效结合。

•大型企业要建立“数字双胞胎”,这是一种模拟真实数据环境的仿真解决方案。在现实操作之前,在虚拟世界精确复制和模拟实体产品、生产线,甚至整个工厂的属性和特点,从而显著提升生产力和效率。“数字双胞胎”在发展产业“智造”中大有可为。

•最有活力的企业组织不是传统的管控组织,而是新型的创业平台。企业对于员工不是简单地给一个工作岗位,而是提供创业机会。每个人都有巨大的潜在能量,提供机会创业是释放潜能的最好机制,机会的价值远远高于利益。

•信用时代,信用的价值比身份更重要,信用是最值钱的财富。现在信用已经数字化,数字信用成为金字招牌,如在支付宝中,凡是芝麻信用达到650分以上者,其数字信用就无需押金和担保,在众多场景中如医疗、购物、交通等都可以先用后付畅行无阻。